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金融创新频出招 前海为全国“探路”
记者 李骏
信息来源:南方都市报发布日期:2016-07-22
今年是广东自贸区成立一周年,这一年,前海蛇口自贸片区以制度创新为核心,积极探索、勇于创新,在投资体制改革、贸易便利化、粤港澳合作、事中事后监管等方面形成了一批制度创新性强、市场主体反映好、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尤其在金融创新方面,前海创造了诸多全国领先的创新案例,为前海塑造了标杆和品牌。
 
前海九大金融创新
 
1.国内首只跨境金融指数
 
2015年12月3日,由深圳前海创新研究院与香港大学联合研究编制的前海跨境金融指数(Qian Hai Cross-border Finance Index QCFI)正式发布。
 
2 .落地实施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QDIE )
 
2014年8月份,外汇总局同意在深圳开展合格境内投资者境外投资试点(QDIE),并首批给予10亿美元的境外投资额度。2014年底深圳市发布了试点实施细则。
 
3 .在全国率先开展跨境人民币银团贷款
 
2014年12月22日,前海金控与中国建设银行(亚洲)股份有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香港分行、深港两地共6家金融机构签署跨境银团贷款组建协议,并于2015年3月30日及5月5日分次完成5亿元跨境银团的提款工作,国内首单跨境人民币银团贷款业务正式在前海落地。
 
4 .CEPA10框架下合资证券、合资基金项目取得突破
 
2013年2月21日,前海部际联席会议第二次会议同意,证监会在CEPA框架下,允许符合设立外资参股证券公司条件的港资金融机构在取得深圳市支持的前提下,在前海设立一家合资的全牌照证券公司,其中港资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内地股东不限于证券公司。
 
经过沟通协调,2013年8月29日签署的“CEPA补充协议十”提出放宽内地证券市场的准入条件,允许符合设立外资参股证券公司条件的港资金融机构按照内地有关规定在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各设立1家两地合资的全牌照证券公司,港资合并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
 
2015年8月22日,中国证监会发布《落实CEPA补充协议十有关政策,进一步扩大证券经营机构对外开放》公告,明确了“CEPA补充协议十”框架下合资证券公司的外资股东具体资格条件,为在CEPA框架下证券服务业进一步向港澳金融机构开放内地资本市场提供了具体的操作指引。
 
为实现深圳前海探索金融创新、深化深港合作的战略定位,前海管理局组建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金控”)分别与汇丰银行、东亚银行及恒生银行三家港资金融机构筹划按照CEPA 10框架在深圳前海设立两家全牌照合资证券公司和一家合资基金管理公司。
 
5 .全国首例REITs公募基金
 
2015年6月8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准予“鹏华前海万科REITs封闭式混合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注册(以下简称“前海REITs”)。2015年9月30日,前海REITs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上市交易,成为国内第一只真正意义上符合国际惯例的公募REITs产品。这一重大创新的落地,有力诠释了前海作为国家金融改革创新试验田的突出作用,前海在全国改革开放大局中的地位进一步凸显。
 
6 .首批试点外债宏观审慎管理
 
2015年3月9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市分局和深圳市前海管理局共同举办了前海外债宏观审慎管理试点启动仪式,正式发布了前海外债宏观审慎管理试点实施细则。作为首批外债业务试点企业,前海怡亚通、首创环境、五矿供应链、华讯方舟等4家试点企业与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合作,共办理外债签约金额1.3亿美元。
 
7 .微众银行创新小额贷款产品“微粒贷”
 
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也是国内首家开业的纯线上运营互联网银行。2015年5月15日,微众银行在移动终端推出了首款“白名单”邀请制、全流程线上操作的纯信用小额贷款产品——— 微粒贷。
 
8 .国内第一家采取混合所有制的再保险公司获批筹建
 
前海金控联合中国邮政、远致投资等7家股东在前海发起设立前海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6年3月25日获得保监会《关于筹建前海再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
 
9 .构建以大数据为支撑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
 
为积极应对互联网金融风险不断积累的现状,前海蛇口自贸片区管委会同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深圳市公安局前海蛇口警务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警务办)等单位,积极探索构建完成“前海企业信用画像”研究、开展金融风险监管“火眼”等以大数据为支撑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
 
建言前海
 
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
 
如把深圳的港口搬走做房地产,一定是深圳的灾难
 
近日,“现代物流业与供给侧改革”论坛在前海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特区馆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深圳市前海香港商会和深圳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协会主办。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在论坛上表示,供结侧结构改革不是把港口搬走做房地产,而是改变单纯靠吞吐量的增长模式。
 
汪鸣指出深港下一轮的增长点,在国际国内融合的商贸物流+金融的组织中心的培育和发展,这对香港和深圳来说都是巨大的机遇。“前海怎么承担国家使命?这是前海和香港都要研究的问题。我们不能把前海搞成一个开发区,它是新的试验田。我们要依托自己的优势,依托对方的优势,我们挖掘原有的资源已经走到极致,现在需要走到一起挖掘未来的资源。”
 
谈到供给侧结构改革,汪鸣提出了一个问题,深圳的港口要不要搬走?他的观点是,如果深圳认为港口占了很多地,把港口拿走做房地产,那一定是深圳的灾难。“因为港口是深圳抓住未来的商贸物流机会的一个重要的抓手,只是我们过去完全靠吞吐量来获得增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就地华丽地转身,建立依托港口来参与国际价值链分工呢?”
 
汪鸣解释说,港口和物流是深圳未来占据巨大的进出口市场的一个棒棒糖,如果这个棒棒糖没有了,就叫不了人跟你一起走。所以房地产现在是深圳150以上的血压。供给侧说去产能,不是把港口搬走,是去掉港口里面单纯靠吞吐量的增长模式,这是我们要干的事,这才是供给侧结构改革。
 
美国纽约梅隆银行董事总经理邬思彦:
 
中国金融市场,还有不少创新机遇
 
近日,在深圳市前海金融创新促进会、和讯网联合主办的“2016中国前海金融创新高峰论坛”上,美国纽约梅隆银行董事总经理邬思彦认为,金融市场创新,尤其在中国,融资市场是多层次的,还是有不少机遇。
 
他表示,做交易最大的考虑是对手的信用,现在金融行业里有很多信用产品,加强信用的流动性;因为实体经济里有非常多有价值的资产,但是它的流动性非常低,我们通过把它变成证券化的产品,卖给投资者,可以增加它的流动性。
 
邬思彦认为,创新有道德风险,把信用风险转移,会影响我们原有的信用体系,所以产生道德问题。在外国,很多人对创新非常保留。“我们如何处理风险,这里就包括避免、降低、分担和保持。把创新和风险联系在一起,在创新不同的阶段,应对风险,开始的时候要求推动风险文化,我们要做风险的评估,然后要确定策略的配合,操作这个风险,把管理的风险暴露点找出来。现在互联网金融就有非常大的风险,一是违规风险,二是杠杆风险。”
 
上一篇:众惠相互获保监会颁发首批相互保险牌照
下一篇:前海金控赴四川甘孜巴塘藏区捐书助学共建图书馆